THE MILITARY LIFE OF HANNIBAL-FATHER OF STRATEGY

0
459

第十章 梅托汝斯河战役

战争的代价
罗马在公元前211年夺回卡普阿以后继续奉行其防御战略,还是不敢正面与汉尼拔交锋。他们虽然收复了萨谟奈与阿普利亚的一些城市,但是仍试图进行不大规模的战役。公元前210年,森图玛鲁斯率领两个军团在阿普利亚的赫尔多尼亚附近中了汉尼拔的圈套。罗马军大败,森图玛鲁斯与他的大部分士兵在激战中丧生。

此后不久,汉尼拔在维努西亚附近与马尔克卢斯交手。双方不分胜负,但汉尼拔略占上风。马尔克卢斯主动撤退以求休整并重建其部队。汉尼拔却继续在整个意大利南部随意活动。

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正在罗马及其同盟国中造成巨大的动乱。意大利半岛上十三个罗马殖民地中有十二个拒绝按罗马要求派送额定数量的兵员。从经济上说,罗马负担过重。人民对不断增加税金的忍耐已几乎到达极点。政府在筹集必需的资金以支付战争费用这一点上遇到了巨大的困难,其一部分士兵长期拿不到军饷。

然而,如果说罗马人处境不佳,那么汉尼拔处境更为不妙。连年征战几乎从未得到过来自迦太基的任何增援,这使他军中受过专门训练的士兵数量大大减少。同时他不得不完全就地取粮。在这种处境下他必须不断向新地区转移。尽管如此,罗马人一如既往仍惧怕并敬重汉尼拔,而他的部下对于这位他们所爱戴的智勇双全的统帅依然忠心耿耿、甘于效命。

塔兰托的陷落
公元前209年,汉尼拔试图在阿普利亚重新赢得支持但是没有成功。他又在卢卡尼亚作战失利,败给了罗马执政官孚尔维乌斯·弗拉库斯。接着,正当汉尼拔为打破罗马对考隆的围困来到布鲁提翁之时,那一年的另一位执政官法比乌斯开始围攻塔兰托。法比乌斯有两个军团是罗马人攻占西西里后收编过来的。为了支援法比乌斯的进攻,另有三十艘罗马五层划桨战船由海上向塔兰托靠近。

汉尼拔立即赶去援救被围的塔兰托,但是他还来不及赶到该城,那里的守军指挥官就已将城献给了罗马人。到此时,“拖延者”法比乌斯显然已经忍耐不住,放手让其部下肆意劫掠。该城的三万名居民全部被卖为奴隶。

汉尼拔得悉塔兰托已经陷落,就改道前往梅塔蓬图姆。他企图把法比乌斯从塔兰托引走并诱使他进入伏击圈。但是法比乌斯在出发前按惯例向诸神行了祭献仪式并祈求神示。结果他发现神签所示的征兆不祥,故而不再出兵。他可能对汉尼拔的真实用意早已有所觉察,因此巧作安排使他肯定能拿到这张他所想要的神签。古罗马讲究实际的将领们往往并不非常笃信宗教,然而却惯于利用神示,让神签以他们所需要的内容出现。

第二年夏天(西庇阿于这年夏天在西班牙的巴埃库拉大败迦军),执政官昆克提乌斯·克里斯庇努斯冒险进入意大利半岛西南端企图攻占洛克里。然而,当汉尼拔开进该地区之时,克里斯庇努斯害怕遭到围困遂北上与另一位执政官马尔克卢斯会合。马尔克卢斯的位置在维努西亚附近。这两支罗马军队的营地相距约三英里,总兵力有四万人左右。汉尼拔军的人数大约只及罗马军总人数的一半。他把部队带到罗马军队南面三英里处。他接连不断地运动部队,从而使罗马军一直无法断定他下一天将采取什么行动或者将在何处。尽管如此,他与罗马军一样也并不急于冒险进行正面交锋。

马尔克卢斯之死
大约与这三个营地等距离处有一座小山,汉尼拔悄悄地占领了它。他在山上部署了一部分努米底亚部队,令他们监视敌军的行动,但决不能暴露目标。罗马军虽然认识到这座山是一个制高点,但是他们并不知道山上有迦太基军队。两位执政官担心汉尼拔可能会去占领它,他们决定对占领此山的价值亲自作一番调查。他们亲率包括马尔克卢斯之子在内的若干名军官以及两百名骑兵出发去山中侦察。

两位执政官在马背上服饰华丽、气度不凡,叫人一眼就能看出身份。正当他们攀越山岭进入一片树林时,那些努米底亚士兵扑向他们,杀死了马尔克卢斯。重创其子和克里斯庇努斯。少数幸存者逃回罗马军阵线。马尔克卢斯的尸体被送交汉尼拔。克里斯庇努斯匆忙把军队从该地区撤走。此后不久,他终因伤势过重不治身亡。

紧接着,汉尼拔试图用计骗取萨拉皮亚,但没有成功。他向城中送去一封信,加盖了马尔克卢斯的印章,命令守军打开城门。但是守军指挥官已得知了马尔克卢斯的死讯,拒绝按这道假令行事。

与此同时,汉尼拔获悉罗马军又在围攻洛克里。他得到情报:塔兰托的守军指挥官正拨出一支部队前往增援围城。汉尼拔立即派遣一个由三千名骑兵与两千名步兵组成的特遣队去狙击这支罗马军队。狙击战大获全胜。幸免于死的少数罗马士兵逃回塔兰托。

智取萨拉皮亚既然不成,汉尼拔遂前往救援洛克里。洛克里城的迦太基守军指挥官一看到充当汉尼拔前卫部队的努米底亚骑兵出现,立即率兵出击。罗马围城部队措手不及,在两面夹攻之下,罗马军队逃上战船离去。

哈司德鲁巴尔开赴意大利
公元前208至207年的那个冬天给罗马带来了坏消息。哈司德鲁巴尔率领大约两万人已经到达高卢,而且肯定正在开赴意大利与其兄会合。阻止哈司德鲁巴尔这一企图的责任落在两个执政官身上。他们是驻在南部的克劳狄乌斯·尼禄及驻在北部的马尔库斯·李维乌斯·萨利那托尔。尼禄和孚尔维乌斯·弗拉库斯各率两个军团将监视汉尼拔的动向。

李维乌斯把据点放在意大利中部的纳尔尼亚,在那里他可以根据哈司德鲁巴尔进军的实际路线随时向伊特鲁里亚成皮塞农运动。坎尼战役的败军之将泰伦提乌斯·瓦罗率两个军团驻在伊特鲁里亚,波尔基乌斯·利基努斯另率两个军团驻在阿里米农。算上卡普阿、塔兰托以及罗马城本身的守军,罗马在意大利共有十五个军团,约含七万五千罗马公民以及同样数量的同盟国公民。在西班牙还至少有两万名罗马士兵。根据那一年的人口统计,够从军年龄的罗马男丁总计为十三万七千一百零八人。对照之下,可见罗马政府在军事上竭尽全力到了何等地步。余下从事农业或其他非军事工作的罗马成年男子实在寥寥无几。
在友好的高卢人的帮助下,哈司德鲁巴尔翻越阿尔卑斯山时没有遇到任何曾为汉尼拔所经历过的困难。他顺利进入波河流域,沿途不断招募高卢新兵来扩充自己的军队。他曾试图夺取普拉森提亚但终因没有攻城器械而未奏效。然后,他沿东海岸南下。此时,李维乌斯已匆匆赶去与波尔基乌斯会合,后者已从阿里米农渡过梅托汝斯河南撤。这两支罗马军在塞纳加利卡前方扎营。

与此同时,汉尼拔所面临的问题是他一方面需要保卫他在意大利南部的根据地,另一方面又需要帮助哈司德鲁巴尔从扼守于意大利中部的庞大罗马军队中安全通过。罗马军竭力使汉尼拔首尾难顾。他频繁转移,不断为其军队募集更多的兵力并试图驻扎在靠近布鲁提翁与洛克里的地方。他还是不放心洛克里,因为它常年处在罗马军袭击的威胁之下。打了两场小仗以后,他在卡努西翁驻扎下来等候其胞弟的消息。

哈司德鲁巴尔深知他必须把他进军路线的计划尽快告诉汉尼拔。于是他从普拉森提亚派人向汉尼拔传递信件。这封信清清楚楚地用迦太基文字写成,由一支小分队专程递送,其中四名是高卢骑兵,两名是努米底亚骑兵。这六名老练的骑手一路未被发觉来到了阿普利亚,结果却得知汉尼拔已去梅塔蓬图姆。不幸的是,他们在走过塔兰托附近的地方时被昆图斯·克劳狄乌斯的部下擒获,那封信也落入了罗马人手中。克劳狄乌斯立即派人把信呈交给尼禄。

永远没人知道哈司德鲁巴尔为什么不用密码书写这封信,或者命令送信人把信的内容记在脑子里。但是事实情况就是这样,这完全是一封人人都能看懂的信件。这就给了尼禄可趁之机。

尼禄与哈司德鲁巴尔
汉尼拔还在等待那封永远到不了的信,然而尼禄却在此时得知哈司德鲁巴尔计划从阿里米农翻越亚平宁山脉,以期在翁布里亚与其兄会师。尼禄立即想出了一个大胆的计划。他传令全军整装待发,告诉他们他打算前去攻打汉尼拔在卢卡尼亚的一些城市。与此同时,他请求元老院把卡普阿的守军调去保卫罗马,然后把全部可供使用的军团从罗马调到纳尔尼亚。这样部署完毕以后,他率领全军最精锐的六千名步兵与一千名骑兵出发。

走出好长时间之后,尼禄才告诉他的士兵,此行的目的是要日夜兼程赶往塞纳与李维乌斯会合。他派出传令兵前去通知沿途居民把食品、补给提前送到路边以供部队路过时取用。尼禄的部队一路上几乎马不停蹄,七天就走完了全程。他们在夜间到达并钻进李维乌斯部下的帐篷过夜,以免使哈司德鲁巴尔觉察到这支援兵的存在。

次日早晨,罗马军出营列阵。哈司德鲁巴尔部下有人报告听到罗马营中传出两套号令。哈司德鲁巴尔立即意识到罗马营中存在另一支军队。他认识到自己在数量上远居劣势,为此他闭营不出,不应战。当夜,他趁黑率军西去,显然希望能抵达弗拉米尼亚大道,那是越过亚平宁山脉去往翁布里亚乃至罗马的一条主要通道,但是由于天色昏暗,迦太基军难于找到其沿梅托汝斯河行进的道路,第二天依然不顺利,因为他们无法找到可以徒涉过河的地方。

梅托汝斯河战役
哈司德鲁巴尔正准备在河岸上一处高地扎营以安置其疲惫的部队,尼禄却已率领骑兵追到。紧接着来到的是波尔基乌斯率领的步兵,然后又是李维乌斯。罗马军迅速列好队形以求一战。在这种情况下,哈司德鲁巴尔除了迎战以外别无他择。他也排好阵形,把左翼的高卢部队部署在一个悬崖之顶,以使他们避开由尼禄亲自指挥的罗马军右翼。中央是利古里亚部队,前面列上战象,与波尔基乌斯的部队相对。哈司德鲁巴尔本人则率领伊比利亚部队居右翼,与李维乌斯的部队对阵。

罗马军先发制人。全线除了那个悬崖周围之外不久便进入战斗。那里之所以成为例外是因为高卢人据有峭壁悬岩,致使尼禄难以下手。战象起先确在攻击罗马军,然而罗马军团却凭着其机动灵活的作战队形反而使这些庞然大物受到重创。赶象人对其失去了控制,战象四处乱跑。最后,为了不让战象继续伤害迦太基官兵,只得将其全部杀死。

双方战斗了一段时间以后依然不分胜负。哈司德鲁巴尔深入前线,指挥全军奋勇作战。尼禄由于受到悬崖阻隔无法接近与他对阵的高卢部队,于是就亲率一部分兵力绕过罗马战线的后方从右翼运动到了左翼,转而攻打迦太基军的右翼及后卫。这个突如其来的打击使伊比利亚与利古里亚部队一片混乱。迦太基军队的战线开始崩溃。哈司德鲁巴尔知道大势已去,遂策马冲入激战阵中,“至死犹斗,不愧为哈米尔卡之子、汉尼拔之弟。”
图15 梅托汝斯河战役
图15 梅托汝斯河战役
迦太基军在这场惨败中究竟死了多少人。这在今天虽已无据可考,但是可以知道,哈司德鲁巴尔的部队确实已不复存在,汉尼拔对于攻克罗马的最后一丝希望也随之消失了。但是他在这场战役结束后的一个多星期里却一直对它一无所知。尼禄在战役后的第二天就启程返回意大利南部,其行军速度与他飞速北上时大体相同。
罗马的史学家们记述说,尼禄到达汉尼拔所在的地区时,曾令一些迦太基战俘前去把事情经过告诉汉尼拔。但是另有一种传说,说罗马军用石弩将其胞弟的头颅越过高墙射入汉尼拔的营地内,这才使汉尼拔第一次获悉梅托汝斯河战役惨败的消息。我们不清楚究竟哪一种说法符合史实,但是不管汉尼拔如何得到消息,他在一旦闻讯之后确实极度悲痛与失望。为此他撤退到布鲁提翁。

这次大捷的消息传到罗马,全国上下无不欢欣鼓舞。经过那么多年的失败与磨难,终于有一支迦太基军在意大利遭到了全歼。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